酒神状态

米津玄師❤‖很高兴认识你w
APH/MHA/HP/ BSD/龙族/刀剑乱舞/
OW/墙头很多💦
🌟
煩わしい心すら いつかは全て灰になるのなら,
その花びらを瓶に詰め込んで火を放て 今ここで,
誰より強く願えば そのまま遠く雷鳴に飛び込んで,
歌えるさ カスみたいな だけど確かな,
Birthday Birthday Song.
🌟
底层辣鸡画儿童画的
痛并快乐着的美术生

浅谈我理解的GGAD形象和情感(及杂谈)

该名称无法显示:

没什么条理,想到什么说什么。


 


这两天逛微博和LOF发现对于FB2里的GGAD姐妹们有两种态度比较明显。一是认为是糖,血誓也好,信物挂在心口也好,对纽特的嘲讽也好,都表明了GG的情感。一是认为是刀,GG不止一次提到过要杀了AD。


 


我是属于中间派吧,觉得FB2里的GGAD大概是带着苦味的薄荷糖?(什么比喻。)


 


首先当我们谈论GGAD的情感的时候应该认识到GG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从表面来看,GG是个激进的革命家,他向魔法界展露了麻瓜们依靠科技日益强大起来的力量,和即将到来的战争阴云。他主张巫师们站起来反抗麻瓜的迫害,认为巫师才是拥有更强大的力量而能够主宰世界的人,应该由巫师们来引领麻瓜,而不是害怕暴露自己的能力战战兢兢仓皇度日。他不主动鼓励滥杀无辜和迫害麻瓜,将自己采取的暴力说成是对魔法部暴行的反抗和正当的防卫。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这番话是真的非常有说服力。GG甚至公然宣称他并不痛恨麻瓜,即使是麻瓜也有其才能和用处(显然他心里认为麻瓜的价值在于被巫师奴役,但他并没有明显的对公众表露)。这在很大程度上为他收买了更多的人心,即便是麻瓜出身的巫师或者是混血也会被打动。和伏地魔宣称的纯血崇拜不同,公众们看到的他是一个为了整体巫师界的权益奋起反抗的斗士,一个敢于站起来质疑不平等的法律而被魔法部强权迫害的悲情英雄。这真的比伏地魔的手段高明得多,也恶劣得多。(没有diss伏地魔的意思,最近老伏惨遭鞭尸被各种嫌弃,你们不要这样,至少老伏是名校优秀毕业生,而GG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到。)


 


然而剥离“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这层华丽的外衣,站在上帝视角你会发现GG完全不是他自己所宣称的那种人。格林德沃非常善于抓住人的弱点,他循循善诱,颠倒是非,一步步诱惑你心甘情愿的走进他的陷阱。他利用奎尼的爱(奎妮是个被姐姐保护的太好的小女生,她天真的向往自由的爱情,而她所擅长的读心显然在老格这种人面前毫无用处)和克雷登斯对身份的追寻将他们收入麾下。所以不要看他说什么,看看他做了什么。他根本不在乎任何人的生命,无论是让手下杀掉那对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也好,还是对稍有迟疑的下属赶尽杀绝也好,都体现了他的冷血无情。他不沉迷于杀戮,但也不在乎杀戮。他会用花言巧语去哄骗利用别人,他表现得十分的博爱,仿佛能够理解你的处境并给予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一旦你没有了利用价值,他就会对你弃如敝屣。无论是对待FB1里的克雷登斯还是帮助他越狱的小动物。FB2让我们对GG有多善于煽动人心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哪怕是在监狱里,那些狂热的囚徒高呼格林德沃的名字真的让我感到震惊。格林德沃的信徒聚集在他身边不仅仅是为了他所宣称的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还有浓重的个人崇拜,老格牛逼。


 


格林德沃是真正的黑魔王,他用更为高明的手段挑动人心——爱和理想,他把欧洲搅弄得层层阴云。他是个野心家,而不是革命家,别把他想得那么高尚,也不用洗白他,格林德沃不需要。他是一个极度自傲的人,对自己的强大十分的自信,清楚的知道该如何发挥自己的魅力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和老伏不同,老伏内心深处是有自卑的因素在的,他是个混血却鼓吹纯血崇拜,厌恶自己的姓名为自己取名伏地魔并用暴力杀戮恐吓别人不准提起。这都是他自卑的表现。但是老格不同,格林德沃应该是纯血出身(百度说德姆斯特朗只招收纯血),但目前来看他并没有展现出对巫师出身血统的偏见,相比血统他更看重的是力量。他恃才傲物,不可一世,不会为自己取什么绰号,他要听见自己的信徒高呼的就是他的名字,充满了崇拜和狂热。不得不说老格的恣肆狂放是他的人格魅力之一。狂傲是需要资本的,而他确实有。GG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对自己的包装都是他用来煽动人心以达到目的的手段。但是如果有人揭开了这一切,强烈的指责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是个邪恶的黑巫师,他也一点都不在乎,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洗白。


 


在我看来,GG有一种先天性的人性和道德缺失。他不认为暴力和杀戮是错误,在他看来那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拥有力量的人可以践踏比他弱小的人是天生的自然法则,庸碌的凡人活该成为天才道路上的垫脚石和牺牲品,这没有任何的错误。他和AD一起追寻死亡圣器也并不是因为相信了死亡圣器可以为他避免死亡。AD说过他们觉得所谓的成为死亡的主人就是不可战胜的意思。所以本质上来说这还是对绝对力量的追求。


 


再来说说GG对AD的感情,有没有?肯定有。但是这份感情充满了扭曲、占有欲和未曾得到的意难平,并不足以成为他追逐权利和野心道路上不可逾越的阻碍。他爱不爱AD,和他是否表现出要除掉AD并不矛盾。如果把人的感情比作蓄满水的池塘,爱别人是付出情感,是水流的流失,得到他人的爱就像注入新的流水,如此循环往复,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情感交流过程。但是GG不是,他就像是个将要干涸的水洼,他的爱就只有那么一点,而这一点爱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爱GG的人不会少,然而无论他从别人那里得到多少爱,都无法浸透干涸皲裂的土地,他不在意任何人,无论你投入多少的爱都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只有这么点爱,他给了AD。他为AD的天才和美丽而倾倒,他觉得这样聪明的头脑就该为他所用,他们可以一起征服世界。不管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他切切实实的在利用AD,也切实的喜欢着AD。可能那不是纯粹的利用,因为他觉得优秀的恋人站在自己身边为了他们共同的理想去奋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AD是个天才,他就应该抛下庸碌无为的弟弟和体弱累赘的妹妹和自己一起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前行。GG的爱非常的狭隘和有限,他觉得把恋人从他那拖累他的家庭里剥离出来是理所当然的,这不是种罪恶。(也许在纽蒙迦德的晚年他才学会了忏悔,才逐渐向着普通人的情感靠近。)


 


结下血誓可能是为了防止日后反目AD成为他的威胁,但是在与恋人交换血液的时候他不可能没有片刻的沉迷。把血誓的瓶子挂在胸口既有不与AD直接为敌的防范,也会有对往昔的怀恋。他会为了AD和别人的亲近感到嫉妒,可能期待着AD回到他们曾经共同追寻的道路上。我们当然能够玩笑着GG的醋意和各种梗,在我们的脑洞里一切皆有可能。但是回归到电影上你不能期待更多了。GG不是完全不被这段感情所触动,但期待看到一个情深不寿的黑魔王显然相当的不现实。FB2展现的就是我想象中的黑魔王,强大坚定长袖善舞玩弄人心,爱是他的武器而不是阻碍。别把GG想的太绝情,也别把他想得太深情。在对AD的情感中利用和爱一直同在。(GG在情感上其实就是渣男。)也许直到晚年,直到所有的浮华和荣光都消失殆尽,爱意才清晰地显现出来。直到他一无所有,才能意识到自己当初得到的是怎样一颗赤诚炙热的真心,被他抛在追逐权利和野心路上的是一段多么纯粹的感情。所以在最后,他为爱人献上了自己仅剩的东西,爱,忠诚和生命。


 


再来看看AD。AD是个什么样的人?少年时期的他和GG是无比相似的人,他们是一个灵魂的两面。同样的天纵奇才,野心勃勃。AD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格兰芬多,他的骨子里带着斯莱特林的狡黠和对名望的追寻。他“收买人心”的能力丝毫不逊色于GG,不同于GG的是他交付给那些信任他的人同等的感情。有多少人用自己的生命去相信着AD,就像圣徒对GG那样,许多人对AD的崇拜同样是带有盲目性的,仿佛他是梅林现世,无所不能,只要有他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即便是在他死后,AD的精神依然鼓舞着众人踩着他的足迹一直走下去。当然AD绝对值得任何人的信任。而本质上,他还是一个格兰芬多,在他的性格里占据上风的是格兰芬多的忠勇。他曾在18岁的时候险些迷失了自我,GG引诱着他内心所有阴暗的思想。而对GG盲目的爱无疑最大程度的催化了这些恶念。但即便是在错误的道路上,AD也坚守着最起码的底线,他反对过度的杀戮和暴力,主张为巫师界带来更伟大的利益。


 


AD的爱就像是一捆薪柴,被GG的光芒灼烫着热烈而不顾一切的燃烧着,然后夏天过去,他的余生里只剩下灰烬。像极致盛放的花朵,舒展得艳丽而肆意,最后零落成泥慢慢腐烂成灰。AD始终坚信着爱是强大的盔甲和武器,在后来的人生中他对朋友表现得十分博爱,但他再也没对谁交付过爱情。因为他的爱已经燃烧殆尽。他仍然相信爱,他只是不再相信格林德沃了。他盲目的爱使得他对GG的邪恶视而不见,他会找到各种借口为自己的爱人开脱,直到妹妹死去,现实赤裸的呈现在他面前,他再也无法逃避了。而他爱的那个人,他甚至可能有那么一刻想过为之抛弃家人的爱人,在这一切发生之后完全不负责任的离开了。AD遭受的是彻底的背叛(我认为GG也觉得自己遭受了背叛,他可能会觉得AD背弃了他们的理想),然后家破人亡的痛苦和悔恨中他彻底的清醒过来了。AD为什么伟大,是因为他能够遏制住人类本能的贪念,遏制住一颗才华横溢的野心。他能够鲜血淋漓地削去那些不合时宜的恶念,关住内心嘶吼的野兽,成为后来我们看到的AD。他很强大,但他选择了用自己的力量去庇护他人,去和黑暗作斗争,而不是加入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去驱使和奴役弱者。他选择了成为邓布利多,而不是格林德沃。


 


他并不圣父,他会冷嘲向伏地魔通风报信的斯内普,用斯内普对莉莉的爱将他拉扯到凤凰社的阵营。你可以说他利用了斯内普,但是同样是他给予了斯内普信任和第二次机会。他引领者哈利迎接自己的宿命,但他给予哈利的关心和爱护同样真实。也许他算计了斯内普哈利的生命,但他从来也没把自己排除在外。这是真正的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这让他显得甚至有些无情,可是换了别人在AD的位置上难道就能够做得更好了吗?他愿意交付自己的信任和感情,愿意给别人第二次机会(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他第二次机会),任何人都不能对此视而不见。


 


可惜有的人就是很奇怪,他们会对一个“恶人”表现出来的爱和善念感动不已,却不能容忍一个“圣人”犯下的任何错误。他们把斯内普宣扬成情圣捧上神坛,完全忘记了他一开始完全是自愿的加入了食死徒,忘记了因此而犯下的恶行。如果你读过书你就会知道,他曾经请求过伏地魔只杀死莉莉的丈夫和儿子从而放过他所爱的人。如果是詹姆斯换到同样的立场上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不是在指责斯内普的爱自私,他后来守护哈利的行为确实令人感动。但就只作为个人而言,莉莉选择詹姆斯完全正确,(不为校园霸凌洗白,虽然他们是在互殴但是詹姆斯确实是在以多欺少)在大是大非上,他是个坚定的战士,伟大的父亲。那些指责AD偏心为格兰芬多加分使得其赢得学院杯的人也别忘了斯内普是如何千方百计针对三人组给格兰芬多扣分的。退一万步来讲,哈利他们英勇的行为难道不值得加分吗?斯内普曾经犯了错,是对莉莉的爱和AD给予他的机会让他成为了更好的人。无论如何我要说AD是比他更加伟大的人。我尊重斯内普教授的爱,你们也可以歌颂爱的伟大,但用不着通过诋毁AD或者哈利的父亲来表达,斯内普教授同样不需要这种“洗白”。


 


FB2里展现出来的AD的感情比我想象的还要深,我原以为过了二十多年,AD即使还没能从伤害里走出来也已经对GG不抱有任何期待了。但是我错了,在内心深处,他仍对GG抱有复杂的情感。他提起我们比兄弟还要亲近时有些追忆和迷惘的眼神,望着厄里斯魔镜时的笑意带着苦涩的甜蜜。他比我想象的更加爱GG,而他年少时的伤口只是被他遮掩了起来,从没愈合过。我原本以为GGAD之间的情感是错位的。AD的爱在漫长的岁月里稀释终结,他放下了这段感情,而GG直到在纽蒙迦德的晚年才意识到自己当年得到的是什么。现在看来,我对AD是否能够放下这个问题存疑。但我觉得他对哈利说的厄里斯魔镜里看到的象征亲情的羊毛袜子并非谎言,无论晚年的厄里斯魔镜里还有没有GG,亲情在那个时候应该是占据了上风的。FB2里的AD对GG仍然存在着深厚的感情,他为此而自责,惭愧和内疚折磨着他,对GG的感情和理智撕扯着他。但他无法欺骗自己的心,记忆里的16岁少年还扎根在他心里的某个角落,带来痛苦又甜蜜的回忆。


 


但别把AD想得太过软弱。即使是他想要毁掉血誓也完全没有任何不妥,但不是出于绝情,是出于理智,是为了道义。他爱GG和他要阻止GG的行动不发生矛盾。我们也不能在AD的身上期待更多了,爱同样不能永远成为他阻拦GG道路上的障碍。他们是如此相似的人。任何一个人为爱迷失放弃原则的话,GGAD就不是我们所爱的GGAD了。而无论此刻的AD还如何的为GG心动着或是伤情着,爱都无法再次蒙蔽他的眼睛了。那个为了爱几乎不顾一切的18岁少年已经没有了,无论如何,AD再也不会像18岁那样用满腔的赤诚去爱GG了,再也不会了。


 


GGAD之所以动人是因为少年AD孤注一掷飞蛾扑火的热烈,是因为老年GG最后的温柔。是因为爱,是因为他们两个如此优秀又相似的灵魂的纠缠和交融。也许GGAD付出的感情从来都不是对等的,但这是爱啊,怎么能放到天平上去称呢?AD付出自己灿烂炽烈的全部爱意,而GG最终回应的又何尝不是他贫瘠却唯一的爱呢。AD的爱很广博,他总是对别人抱有善意,而他将爱情完整的交到GG的手上。GG的爱却很荒芜,AD大抵是他此生唯一的动心,除此之外他没爱过任何人,他只有这么一点爱,也已经全部给了AD了。我爱GGAD老中青三代。因为这一对打动我的从来不只是漂亮的脸蛋,或者单纯的性。比这些更加动人的是他们的灵魂。


 


我爱老头们。


 


PS:其实真的不必要一直抓住爱或不爱,两个人谁爱得多少付出多少这种论题。人类是十分复杂的生物,爱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即便是当事人自己也未必就说得清楚看得分明。其实爱与爱之间并没有特别分明的界限,感情也不能用一个既定的标准去衡量。每个人对于爱的理解都不一样,何必要纠结着拿出一个标准答案呢,自由心证就好。

Christian Evanstan:

In memory of the Real-life hero Stan Lee(1922-2018)Rest In Peace🕯️

【露中】洋流

Нефрит:

洋流


2017.12.4~2018.1.25


 


※注意:全是bug


        一个两万字的短篇,属于一堆废话的冗长类型


       由于查不出mgc,咱们第一段以后都走简书。


   1.


北大西洋暖流把温暖的低纬海水送到北冰洋沿岸,给港口不会封冻的冬季,还有降水,湿润的灰黑色云朵不规律地在低空聚合,洋流同时带来财富,鱼群像繁星一样在蓝黑色的波浪下闪烁,不论是长达两个月的白天还是北极星几乎垂直地面而不会下落的黑夜,在二十年前的摩尔曼斯克也是如此。那个时候伊万·布拉金斯基刚刚出生在市郊的村庄,并且是冬至后严寒的极夜之中,随后他像桉树一样迅速地长大了,父亲葬身海底的那一年就蹿得比小衣柜还高,皮肤却像初冬交叠的新雪似的苍白,浅色的红晕和雀斑如同海浪夹杂的泡沫漂浮在鼻梁和面颊之间,不过即使这样也没什么太特别的,紫色的眼睛并不多见,结实的小伙子却有很多,而且如果他们都在壮年里停留在码头周围,那多半一辈子也都和海洋脱不开关系。青年时像布拉金斯基这种做帮工的,年长了差不多就会当个或大或小的船长,他的雇主米哈伊尔·谢奥多维奇·卡普什金,人们习惯就叫做“船长”的,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作为水手为那艘至今已在小科拉码头泊了三十来年的拖网渔船“叶丽扎维塔号”工作,跟随航行了无数次,现在这艘渔船早已不能出海,像棕黑色的浮标一样搁浅在码头东侧,“船长”也不忍心把她拆除。新的年轻帮工伊万·布拉金斯基所工作的就是比他更年轻的综合捕捞船“叶丽扎维塔二世”,整艘船有原来的三倍大,每当他出海前检查时,“船长”都会在船舷上停留一会儿,并且吸烟,那张绛紫色的肥胖脸颊上好像也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伊万·布拉金斯基就会产生一些不太具体的希望,也觉得自己在“二世”上工作仿佛显得很气派,于是对于经常因为咬着烟头而模糊又嘟囔的催促和呵斥都充耳不闻。




简书


我其实不太会用简书,实在不行也可以走微博





松饼熊吉:

我来发一发宣传!我画了大半年的HP本明天就要开始售了!

刊名:la syneshesia
CP:多CP
规格:B5/128P/全年龄
定价:116 RMB
预售时间:1月26日20:00~2月10日24:00

代理是 @次元TOMO 
店铺地址:https://c-tomo.taobao.com/

也可以扫描最后的二维码进入店铺~
因为考虑到会被判定成虚拟交易所以请大家点开淘宝店铺然后淘宝APP收藏页面会有待上架的商品点进去加进购物车就好!



nickel拟科:

#宝石之国#完结庆祝
“若人类果真有灵魂,愿你我都是宝石”